詞筆閣 > 女戰神的黑包群 > 第2756章 別動我姐16

第2756章 別動我姐16

    一聽說可以吃東西了,杜家琰的眼睛亮了亮。

    只是他嘴巴還被塞著,也說不了話,更掙扎不了。

    身上沒力氣了。

    春曉很快就取了粥過來。

    這是她們自己煮著喝的。

    算是府里仆人用的東西,糧食也不算是糙。

    如果這些人經歷過六、七十年代,那么就會知道,有這樣的糧食吃著,已經是一種幸福了。

    可是杜家琰已經被養的太精細了。

    如今一看這個粥,不是他一慣吃的精米,頓時就氣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,你居然拿這個糊弄我。”杜家琰氣得掙扎了起來。

    倒是旁邊的李姨娘很識實務,老實的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喝就要挨打,說不好不喝就沒得喝。

    所以,還是老實的喝吧。

    “既然杜少爺不愿意喝,那么便不必給他了,看來,還是不餓。”東姝才不會慣著孩子毛病,所以直接讓春曉把他嘴巴塞上,然后不再多管。

    杜家琰沒想到,會是這樣的結果,睜開眼睛,死死的盯著東姝在看。

    東姝卻是連半個眼神都欠奉。

    杜家琰差點沒氣得原地去世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就算是后悔了,也沒用。

    因為東姝根本不管。

    李姨娘倒是喝了一碗粥,雖然還是餓,但是也還好。

    吃一口就不錯,至少,餓不死了。

    “冬寧,取個枕頭,和秋鳴一起給老太太送去。”東姝看了一眼李姨娘,然后似笑非笑的開口。

    剛吃個半飽,還算是滿足的李姨娘聽到這句話,冷汗都下來了。

    她早就已經掉了孩子,卻用個枕頭在暗中觀察,想另想法子的事情,估計在府里是過不去了。

    東姝明顯不想讓這件事情過去。

    在這種關頭,送個枕頭。

    這是開了大招,直接嘲諷了。

    想到以后,這件事情結束了,自己在這個府里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估計不會好過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以后她看著枕頭,都有心理陰影。

    可是,她掙扎不得,如今連飯都吃不上,又能怎么辦呢?

    李姨娘很慌,東姝卻懶得理會她。

    害死孟南喬的那些人里,李姨娘可是主兇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她陷害孟南喬,孟南喬也不至于被罰進了祠堂,然后加重了病情,直接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杜家每一個都是惡人,而李姨娘也別想逃。

    更別說,這些年,她讓孟南喬受的那些委屈。

    冬寧雖然不太明白,東姝為何好好的要送枕頭。

    不過還是老實聽話的過去了。

    也沒真進去,將枕頭遞給了杜老太太院里的婢女,便直接離開了。

    如今因為杜家琰還在東姝的手里,杜家人也不敢輕易的動孟南喬院里的人。

    因為,再動,那也只是動個仆人,而東姝手里握著的,是他們的金孫孫。

    杜老太太原本就氣得夠嗆,這會兒正在跟杜太太商量著對策。

    杜太太一早就派了王嬤嬤過去,送了一支涂了毒的參。

    結果,王嬤嬤連滾帶爬的回來說,被五姑娘看破了,差點直接燉了雞給少爺喝。

    杜家太太氣得翻了翻白眼,如果不是身邊的婢女反應快,掐了人中,估計能直接暈過去。

    杜家太太氣啊,偏生杜大人不在府里。

    沒辦法,杜家太太只能過來找杜老太太。

    杜老太太也疼愛這唯一的孫子,所以這會兒氣得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偏偏這個時候,東姝送來了一個枕頭。

    大招式的嘲諷。

    杜老太太看著那個枕頭,就想起那天,東姝掀開了李姨娘的衣服,然后露出了里面的枕頭。

    整個人就差沒氣昏了頭,一套茶具砸出去之后,杜老太太自己也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東姝才不管杜老太太是怎么樣的,這會兒將李姨娘提了出來。

    當著她的面,在喝粥,吃菜,吃點心。

    李姨娘饞的都快要哭出聲來了。

    偏偏嘴巴被塞著,口水都流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想吃啊?”看著李姨娘眼巴巴的瞅著,東姝還特意拿著糕點在她眼前轉了一圈。

    李姨娘的眼珠子隨著東姝的手在動。

    然后眼睜睜的看著東姝將這塊糕點放進了嘴里。

    李姨娘:……!!!

    暴躁的想罵人。

    李姨娘想罵人,但是卻又罵不出來。

    東姝又拿起一塊糕點,重復了之前的動作。

    一直到一盤六塊糕點,全部吃完了。

    東姝這才凈了手,重新坐回桌邊。

    熱茶捧著,暖衣穿著,可是比李姨娘如今的樣子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這個人呢,耐心沒有多少,你如果愿意合作,我且放你一條性命,你如果不愿意,那么只能跟你心愛的杜少爺,輪換著來剁手指頭嘍。”東姝說完,品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“春曉這手藝不錯。”東姝喝完了,還贊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春曉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。

    李姨娘原本還以為,自己要被饞死了。

    結果,這個時候峰回路轉,還有戲?

    合作?

    當然愿意啊,她可不想死啊。

    不住的點頭表示自己可以,自己愿意,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李姨娘,東姝只想笑。

    “把布拿開,讓她說話。”東姝示意春曉把李姨娘嘴里的布拿出來。

    春曉照做。

    結果,一扯開布,扯出了一片口水。

    眾人:……!!!

    李姨娘這個時候,也顧不上羞憤了,而是抬起頭,一把鼻涕,一把眼淚的表示:“我可以合作,不要剁我的手指頭,不要,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東姝點頭輕應一聲,心下卻只剩下嘲諷。

    “我且問你,杜大人最近,可是暗中與誰接觸過了?”東姝直接問了一句特別奇怪的話。

    李姨娘聽完之后,顧不上眼淚鼻涕,先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面上帶著幾分茫然,可是眼里卻帶著無盡的恐慌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李姨娘,東姝笑了笑,然后轉過頭去看她,開口的聲音明明很輕,可是卻像是地獄來的魔音:“這是,聽不懂?需要我拆開來說?”

    瞧東姝這意思,是看破了她的隱私了?

    可是,怎么可能,整個府里,都沒人知道的事情,這……

    李姨娘這會兒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整個人忍不住的瑟瑟發抖,看向東姝的眼神,帶著畏懼還有恨意。

    東姝卻并不在意,只是放下了茶杯,似笑非笑地看著她。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分时绝杀指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