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豪婿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忠心和敬意

第五百九十二章 忠心和敬意

    對于其他男人來說,能夠和戚依云這樣的女神共度良宵,那是一件好事,可是對韓三千來說,卻是一件讓他非常痛苦的事情,因為他這么做了,就意味著背叛了蘇迎夏,無論是基于什么樣的原因發生,都會讓他對蘇迎夏產生極大的內疚。

    雙手揉著太陽穴,韓三千低著頭,不敢直視戚依云。

    戚依云能夠感受到韓三千的悔意,但是她并沒有打算告訴韓三千實情,哪怕是假的,她也愿意繼續誤會下去。

    韓三千不會愛她,但是對她產生哪怕一絲的愧疚,也算是在韓三千心里占據了一些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樣的補償?”韓三千對戚依云問道。

    戚依云站起身,絲毫不加掩飾的朝浴室走去,說道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當戚依云關上浴室門的時候,韓三千才抬起頭,雖然他對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,但是剛才戚依云已經是那種狀態躺在他懷里,他自然不會對這件事情起疑,他不能再用言語的方式去羞辱戚依云。

    都怪喝酒誤事,要不是貪杯,怎么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呢。

    韓三千腸子都悔青了,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后悔又能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正打算躺下休息一會兒,反正大錯已經鑄成,他現在頭疼的狀態也不允許他做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但腦海里突然間回想起一件事情,讓韓三千激靈的從床上彈跳起來。

    看了看時間,這都快接近中午時候了,他竟然差點把去機場接人的事情給忘記。

    韓三千穿好自己的衣服,本想和戚依云打聲招呼再走的,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,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,只能悄無聲息的走了。

    戚依云從浴室出來之后,沒有看到韓三千,雖然這是她預料之中的情況,可內心的失落,卻怎么也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她知道,這種欺騙對于韓三千來說有些殘忍,可是除了這種方式之外,戚依云無法在韓三千心目中占據任何位置,而且這樣的好處還有一個,就是當這種事情‘再次’發生的時候,想必韓三千會更加能夠接受。

    戚依云并沒有打算放過韓三千,她是個執著的女人,沒有得手,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,就絕對不可能半途而廢。

    無論在哪個國家,酒駕都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,不止是危害了自己的安全,對于他人的人生安全也存在極大隱患,韓三千在這方面非常嚴謹,所以他并沒有自己開車離開戚依云家里,而是讓袁玲打車過來,充當司機送他去機場。

    聞著韓三千的滿身酒氣,剛才那個地方又是戚依云家里,袁玲不用想也知道韓三千昨晚干過什么。

    戚依云這種女人,竟然會被他糟蹋,真是老天不公啊。

    “你還知道不能酒駕呢。”袁玲帶著一些不滿對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揉著太陽穴,這就是喝過頭的后遺癥,疼得頭都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“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夠緩解一下頭疼的?”韓三千問道,他知道,這地方不是能夠隨便上醫院的,而且喝酒造成的頭疼,醫生不見得會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袁玲冷聲說道,可是余光看了一眼韓三千之后,似乎又有些不忍心,說道:“我以前聽別人說過一些辦法,但我不知道有沒有用,你要不要去我家里試試?”

    “去家里就算了,我還得去接人,先接著人再說吧。”韓三千說道,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,他可不想再耽誤下去。

    戚依云對公司的新領導也是非常好奇的,她早就想知道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了,所以聽韓三千這么說,她也不堅持,稍微加快了一些速度,朝著機場趕去。

    機場門口,一個華夏血統的男人,身姿挺拔,身邊只有一個非常簡單的行李箱,顯然是輕裝出行,似乎是走出國門之后,不愿被人看,所以他的站姿,沒有絲毫弓腰駝背的跡象,這也導致了許多女人都會忍不住多留意幾眼。

    曾經的他,不過是街邊的一個落魄子而已,若非有韓三千的幫助,他現在也不過是社會中一個默默無聞的角色。

    但是幾年前,韓三千的出現,改變了他一生的生活,讓他成為了彬縣最年輕的首富,最有成就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唐宗,那個被彬縣稱之為最優秀的男人。

    韓三千曾經對他說過,如果彬縣已經容納不下他的野心,便可以去云城找他,但是唐宗卻遲遲沒有鼓起勇氣。

    他內心是非常迫切能夠跟在韓三千身邊的,但是他又擔心自己的本事不強,就算是在韓三千身邊,也沒有能力表現優異,所以他遲遲不敢邁出這一步。

    直到韓三千親自給他打電話,唐宗知道,這一天已經來了,他不能再退縮,這是報答韓三千的機會,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收拾了行李,踏上了來到米國的路途。

    “三千哥,你又一次給我機會,這一次,唐宗同樣不會讓你失望。”望著這片陌生的土地,唐宗眼神堅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距離接機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三個時的時間,但是唐宗并沒有產生絲毫不滿,也沒有打電話催促韓三千,在他看來,韓三千遲早肯定有原因的,而且他也沒有資格去催促,他要做的事情,就是等下去。

    別說三個時,哪怕是三天,唐宗也能這么站著!

    袁玲把車開到機場的時候,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唐宗,因為他實在是太鶴立雞群了,哪怕周圍還是有許多的亞洲面孔,可他依舊顯得格外不同,而且袁玲的直覺告訴她,韓三千要接的人,便是他!

    韓三千下車之后,朝著唐宗走去。

    袁玲跟在身后,不禁有些莫名的心跳加速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在米國,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人,因為她見識到了太多男人私底下的面孔,所以下意識的對男人產生了排斥,可是當唐宗這樣的男人出現在她面前時,很顯然已經撩撥了她心里那面平靜無波的湖水。

    “三千哥。”唐宗看到韓三千的時候,沒有留在原地等候韓三千,而是提著行李箱,主動走到了韓三千身邊。

    韓三千一臉歉意的說道:“我來遲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就算是讓我等三天,等三個月,我也會等。”唐宗毫不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家伙怎么也不給我打個電話,就不怕我把這事給忘了嗎?”韓三千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三千哥有自己的要事,我怎么能夠打擾您呢。”唐宗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知道這家伙正經起來六親不認,而且他對于自己的忠心,估計都能夠和墨陽那幫人比肩了,至于這份尊敬,大概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先上車再說吧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唐宗點了點頭,發現袁玲正在用余光偷瞄自己。

    不過他來到米國,是為了為韓三千做事,這種兒女私情向來不會被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僅僅是看了一眼袁玲,唐宗便當作什么也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袁玲心里空蕩蕩的,就像是丟了什么東西一樣。

    難得對一個男人有好感,但是對方,顯然并沒有把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上了車,還是袁玲開車,不過韓三年這種狀態,肯定不能去公司,所以她問都沒問,直接朝韓三千家里開去。

    “袁玲,你幫我查一下在我附近的地方,還有沒有房屋出售。”韓三千對袁玲說道。

    袁玲點了點頭,透過車內的后視鏡,又悄悄打量了一下唐宗,這才說道:“我等會兒去查。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分时绝杀指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