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大清隱龍 > 3923 寶源局里的哭聲

3923 寶源局里的哭聲

    寶源局,京師里名氣不大但是卻和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的一個衙門,這里其實管理的業務非常高端,就是鑄錢!

    清朝一共有兩個造幣廠,一個是寶源局一個是寶泉局,天下所有鑄造銅錢和銀錠的銀爐都歸這兩個衙門來管理!

    他們隸屬于戶部和工部共同管理,一直控制著大清國每年的貨幣供應量!

    這本來是一個萬年鐵打的金飯碗,可是在這幾年日子可就不好過嘍!

    清朝被迫開埠之后,大量海外的銀元流入,再加上肖樂天這家伙還私鑄鷹洋,后來干脆不私鑄了,直接發行華族龍紋銀元!

    這種鑄造或者沖壓出來的銀幣簡直是市場上的硬通貨,百姓接受度太高了,這下可好直接把大清造幣廠的白銀業務給沖擊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白銀業務銳減,他們只好多鑄造銅錢,可是沒想到銅錢鑄造沒幾天,錢票又出現了,紙幣印刷可比鑄造銅錢經濟節約太多,這下連造銅錢的任務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經營慘淡的寶源局光去年就關閉了三座銅爐,眼瞅著就要揭不開鍋了!

    滿人也知道什么是大趨勢不可逆轉,最后寶源局和寶泉局的管理權,居然臨時授予了楊智這個叛徒!

    楊智控制著滿清北票的印刷,如今又控制了兩大造幣廠,這權勢差不多也趕上后世央行行長了!

    今天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楊智居然在城里過夜,這家伙狡兔三窟很少固定在一個地方休息超過三天,因為他怕被刺殺!

    有時候在城外的莊子里,有時候在內城或者南城的四合院里躲避,甚至有時候直接住在辦公的衙門里!

    今天他為什么住在了距離沖突最近的寶源局內,這究竟有什么原有那就不得而知了!

    不管他為什么會住在這里,反正這場戰斗從始至終都沒有逃過他的眼睛,他一直緊張的關注著眼前的一切,手下也有人給他傳遞消息。

    從毒煙彈進攻開始,他就知道元首下手了,剛開始他真的想逃之夭夭,他害怕自己也成了葉秋他們捎帶腳的收拾對象。

    可是好奇心害死貓,他已經離開華族太久了,他真想知道知道如今華族究竟變成了什么樣!

    看看手下一百多號高薪聘請來的江湖好手,他的心中稍微有了一點底氣……這些人保護自己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!

    可是戰斗一打響,這楊智的嘴巴就驚的沒有合攏過,趴在房頂上就跟一個巨大的壁虎一樣,也不怕夏夜的潮氣,從開戰到最后撤退到毛家灣,他一直都在秘密的觀戰!

    葉秋他們戰術是他沒有學過的,也就是說特種作戰從他叛逃之后已經升級了不是一星半點!

    很多裝備他都沒有聽說過,尤其是毒煙彈!包括***的再次出現也讓他無比震驚!

    他的內心百感交集,其實這一切本來也有他一份的,如果他沒有叛逃也許此刻已經成為了一個指揮如此精銳的將軍了吧?

    但是人生沒有假如,既然你已經做出了抉擇,那就得選擇承受著!

    但是到最后,當龍歌唱響,葉秋那些曾經的戰友們升起了他們心中的殘血旗以后,這楊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。

    他趴在瓦片上哽咽著,眼淚如泉涌“為什么……我好恨啊……嗚嗚嗚……本來這有我的榮光的!”

    “本來華族這偉大事業,應該有我一份榮耀的……嗚嗚嗚……為什么我最后成了被拋棄的哪一個啊!”

    “我好恨啊!我恨我的命怎么就這么苦……”

    人心就是如此貪婪,楊智就是一個貪得無厭的人,他一方面想要滿清這種半奴隸制度的貴族好處……因為奴役別人是人類心中留存久遠的惡,也是人類的本欲!

    誰不想當貴族,享受被奴婢伺候的甜美滋味呢?

    可是這些他得到了,卻又感覺心靈空虛,他又想起曾經在元首戰旗下浴血奮戰的光輝歲月!

    是啊!那時候沒有奴婢可以用,更沒有三妻四妾可以快活,吃飯也不能一頓飯上六十六道菜,大家都是一起吃大鍋飯!

    豆腐、白菜、粉條、五花肉燉一大鍋,一人一個鐵罐頭盒子,吃了一個稀里糊涂,就算聚餐喝酒也都是農家土釀!

    那樣的生活很清貧,但是卻無比的充實,心靈是滿足的,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我在做一份偉大的事業,我內心的榮耀感是滿溢出來的!

    而這一切自從來到四九城之后就再也沒有過了!

    今天,他再一次看見了當年自己的模樣,又一次聽到了軍歌,他哭的像一個孩子,他心中扭曲執拗的總是想不明白!

    為什么就不能兩樣福氣都享受了呢?憑什么就不讓我都享受了呢?

    趴在瓦片上,他還不敢大聲的哭泣,他生怕下面院子里的護衛們發現他的軟弱,他不敢保證這些人的忠誠,這里面很有可能混雜著不少滿清各派系的探子!

    他只能把臉埋在瓦片上讓眼淚冒充雨水往下流!

    “嗚嗚嗚……我上山是虎……我下海成龍……嗚嗚……我在人間是堂堂的……”

    歌已經唱不下去了,他哪里還有臉面說自己是什么大英雄啊!

    人為什么會變態,就是因為欲求不滿,還不能反思自己的錯誤,這種人永遠都要把責任推卸給別人!

    “我為什么要哭?呸……我哭什么?是肖樂天對不起我,是他誤了我!”

    “這個該死的王八蛋,為什么不在我叛逃之前就宣布六爵十八等?你要是早就宣布了,我何至于叛逃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早給我個公爵侯爵的,我何至于來滿清這邊給他們磕頭?”

    “是你逼我當不成好人的!肖樂天啊,是你逼我當不成好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悔恨的表情漸漸的消失了,陰冷的楊智抬頭看著院子里等候的屬下“聽我命令……這些西山營的和九門提督府都是廢物!”

    “爺我賞賜你們一份大大的功勞,沒準也能封妻蔭子啊!”

    “點火把!帶足了煤油……騎上快馬給我殺出去!”

    “放火燒!把這些叛賊都燒死,把他們全都燒死在庫房里!”

    “外面都是一群廢物嗎?就這么簡單的計策都想不出來?還想抓活口呢?他們懂個屁,肖樂天那邪魔精通洗腦,他帶出來的都是死忠,都是不可能投降的!”

    “不要抱著幻想了,趕緊放火燒啊!”

    “嗻!”院子里數十名護衛集體半跪打千,一個個滿臉橫絲肉亂跳!

    咣當一聲,寶源局的衙門大門洞開,從里面沖出一匹又一匹戰馬,火把命令照的胡同一片雪亮!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分时绝杀指标